湖南代生宝宝

“代孕”,一个地下黑产业,在见不得光但又不是至暗的角落发展壮大

而最近一段时间,这一地下黑色产业屡次被拉倒阳光下暴晒,代孕之所以成为舆论焦点,源于两件事。

每起“代孕”纠纷的背后,就曾有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每起“代孕”纠纷的背后,就曾有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第一件事陈凯歌导演的《宝贝儿》因为过度美化代孕被网友顶上微博热搜第一,第二个是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国内首个遭代孕客户退单女童无法上户”事件,这两件事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每起“代孕”纠纷的背后,就曾有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美化代孕,陈凯歌被官媒点名批评

先说短片《宝贝儿》,这部短片主题是“有偿代孕”,在短片中陈凯歌把代孕这个事情拍得十分温馨,仿佛代孕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商品交易。

然而,绝大多数普通人可不这么看,在绝大多数眼中这部短片就是在美化代孕,给社会的思想就是女孩子可以不靠自己的双手打拼人生,只要去做代孕妈妈,就可以躺着挣钱。

每起“代孕”纠纷的背后,就曾有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每起“代孕”纠纷的背后,就曾有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因此,这部短片出现在《演员请就位》第二季最后一期后,立马引起网友的群嘲:“代孕违法不知道吗?” 、“这就是在公然鼓吹代孕!”、“代孕利人利己?节目毫无廉耻!”、“女性不是工具!”……

这部短片上线几个小时后,不仅被网友骂上了微博热搜榜第一,还被官方火速点名。

人民法院报发文:“别以身试法,实施代孕技术或可构成犯罪。今晚,演员请就位终极盛典中,陈凯歌导演作品《宝贝儿》讲到了一个代孕故事。报报提醒:我国明确禁止代孕行为。”

早在2001年8月1日就开始起实施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三条明确规定:禁止任何形式的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每起“代孕”纠纷的背后,就曾有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虽然国家规定代孕违法,但对于代孕的处罚却轻可怜。

根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违反本办法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3万元以下罚款,并给予有关责任人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每起“代孕”纠纷的背后,就曾有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3万元以下的罚款,对于动辄几十万的代孕费用来说,简直是毛毛雨!

要知道一次代孕,中介机构收费在50万到100万之间,除去付给“代妈”、供卵者的费用,以及各种饮食、检查等费用,中介可以拿到20-30万。

因此尽管国家明令禁止代孕,但是丰厚的利润、庞大的代孕需求让大量的地下中介疯狂涌入这一行业,他们甚至将这一行产业化。

因此这些年来国内的代孕发展的如火如荼,如今网上招聘供卵、代妈的广告多不胜数,甚至在大学女厕门板上、公立医院女洗手间正儿八经的指示牌上都有这类广告。

每起“代孕”纠纷的背后,就曾有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不少女性在生活压力的压迫下、金钱的诱惑下,开始从事供卵、代孕。甚至出现一个村子女性都做代孕的,在湖北一个就有这样一个“代孕村”,村里几乎所有的年轻妇女都曾做过代孕。

而为了提高代孕命中率,一些黑中介会一次性为代孕者植入多个胚胎,而躺在手术台上的代孕者对此一无所知。

而频繁的移植、减胎、流产等操作,对代孕者的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很多妇女因为多次流产手术导致最终不能再生育,严重的直接死在手术台上。

每起“代孕”纠纷的背后,就曾有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每个纠纷背后,就有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这样的事情多了,自然会引出各种各样的纠纷、意外。而“国内首个遭代孕客户退单女童无法上户”事件之所以被媒体曝光出来,也是源于一起意外。

2016年,3岁“黑户代孕女童” 代孕妈妈吴川川(化名)因为腰椎骨折后没有收入来源,为了挣钱成为通辽一对夫妇的代孕母亲。

然而当她怀孕三四个月时,突然被检查出来感染了梅毒,于是被客户退单

每起“代孕”纠纷的背后,就曾有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每起“代孕”纠纷的背后,就曾有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被退单的吴川川被中介要求人流,但是她怜惜胎儿拒绝流产跑回老家产女,但是生产前夕恰逢手头拮据,为解决住院费她便联系泸州女子许某,以买家许某身份信息生产,许某某获得出生证后给她2.5万元。

然而,卖掉出生证的吴川川3年后却遇到了一个难题,那就是当家属们希望为女儿上户时,却发现女儿因为没有出生证明或者亲子鉴定没办法上户口了。

医院、政府相关人员表示,吴川川这种情况太复杂了,且不受法律保护。

随后她想通过当时卖掉出生证的途径买回出生证,但总被骗;接着她找到当初买出生证的许某,但是许某不承认曾买证并拒绝协商。

在没有办法的她在2020年年底只身北上内蒙古,寻找到女儿生物学父亲,希望通过亲子鉴定帮助女儿上户口,让女儿上学。

每起“代孕”纠纷的背后,就曾有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每起“代孕”纠纷的背后,就曾有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当然,像吴川川这样的离奇的经历在代孕行业也是十分少见,这些年代孕界多数纠纷都是经济纠纷。而对于这些纠纷,法院都会判处代孕协议无效,要不驳回原告诉求,要不各打五十大板。

去年湖南一对夫妇支付74万余元在一家名为“孕生国际”的中介寻求代孕,当他们抱得婴儿后发现孩子听力弱,故将对方告上法庭要求退还已支付费用,最终法院驳回这对夫妇诉求。

近期广东一男子花费50多万与广州宝如愿公司签订了《广州宝如愿三代试管标准代孕协议》,但是婴儿出生后仅存活了57天。

尹某认为婴儿的死亡是因为代孕服务存在过错,为此提起诉讼要求赔偿。最终法院判处尹某自行承担50%的责任,欧某、宝如愿公司共同承担50%的责任。

每起“代孕”纠纷的背后,就曾有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而今年年初因为疫情原因国外代孕渠道受阻,国内代孕中介的订单明显增加,代孕数量越来越多,相关的纠纷自然也越来越多。

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数据,自2012年来共能搜到338宗与代孕相关的纠纷判决,而其呈现加速㐊,2019年相关纠纷判决共有79宗,而2020年仅前8个月就搜索到62宗。

这还只是暴露出来的冰山一角,更多代孕的纠纷都是双方私底下解决,而每个纠纷的背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婴儿。

作者

金莱

原创文章,作者:sqlhac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gwangpu.com/jigou654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