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代孕的国家

编译 起底海外 代孕现状 美国可获得国籍 乌克兰为“代孕之都”印度成“婴儿工厂”

目前,全球允许代孕的国家有33个,美国、英国、乌克兰等国都明文立法允许;中国、德国、法国、日本等国则是明文禁止代理孕母……

>>美国

价格贵 所生婴儿可获美国籍

目前,美国有47州允许合法有偿聘请代理孕母。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统计,自2015年以来,美国通过代孕生产的宝宝几乎以3至4倍的速度直线上升。美国单身华裔女星刘玉玲的儿子正是在2015年通过代理孕母生下的。

据哥伦比亚大学法律研究所报告,美国代理孕母的平均费用为2万到6万美元,还须支付孕母健康保险和营养费等其他费用约4万到5万美元。有的家庭求子心切,通常会要求植入多个受精卵,以增加怀孕机会,需要再付上万美元。若需捐精或捐卵服务,普通白人捐卵约1.5万美元,要求名校、名模之类,价格上不封顶。

报道称,由于美国联邦政府没有统一法律,各州自行制定代理孕母法,加州对委托代孕生子的国际客户较为有利,已形成精子银行、卵母库、生殖中心、中介公司、律师事务所这一完整的产业链。甚至还出现职业代孕翻译和律师,专门为外国客户处理医疗合同、法律文书等。加州法院甚至有个部门专门办理代孕官司。

美国代孕费用最贵,但很多外国夫妇依然选择到美国代孕,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婴儿出生即拥有美国国籍。

大多客户要求白人代孕 关于孩子的一切写进合同

一家代孕中介表示,大多客户会要求白人代理孕母,此外还会要求代理孕母做心理筛查,有时还会请私人侦探对代理孕母进行背景调查,比如有没有吸毒史,在法院有没有备案等。

据悉,客户和代理孕母会签署合同,关于孩子的一切,都会写在合同里。按照美国法律,需要代孕的夫妇要为自己和代理孕母各请一位律师。律师会在合同中列举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比如,如果这对夫妇离婚,这个胚胎归谁,如果一个人坐牢了,胚胎归谁,如果两个人都死了,胚胎归谁……

虽然有较完备的合同,代孕依然时常伴随意外和法律纠纷。报道称,2017年,美国加州女子艾伦在担任代理孕母期间又怀上亲生儿子,当时毫不知情的她差点就把这对双胞胎交给了让她代孕的家庭。

当时,她以3万美元的价格为一对中国夫妇代孕,双胞胎出生后,就被中国夫妇抱走了。过了几个月,中国夫妇发现两个双胞胎儿子长得不一样,DNA测试发现其中一个并不是他们的孩子。调查发现,艾伦在代理孕母期间又怀上了自己的孩子,而这种情况是非常罕见的。中国夫妇将这个孩子交给代孕中心照顾,但是他们还是为此向艾伦求偿2万美元的补偿金。经过漫长的法律纠纷,在代孕机构的协调下,艾伦最终不用支付补偿金还要回了自己的孩子。

>>乌克兰

均价5万美元 代孕宝宝因疫情“没人领”

报道称,乌克兰被称为“代孕之都”,是世界上借腹生子最多的国家之一。之前,泰国是最多人寻求代理孕母的国家,但近年来,泰国立法禁止替外国人代孕,有需求者因而转向乌克兰、俄罗斯等国家寻求代孕。

近年来,乌克兰成代理孕母大国,当地提供购买卵子、安排有偿代孕等服务,法律也允许授予遗传父母监护权。乌克兰代孕价格低廉,平均价格约为5万美元,而代理孕母平均每次代孕的收入约为1.5万美元至1.7万美元。到乌克兰寻求代孕者来自世界各地,包括美国、中国、英国、西班牙、意大利、瑞典、爱尔兰等。

据《每日邮报》报道,2020年6月,乌克兰首都基辅郊区一家旅馆里,51名没有家长照顾的新生儿并排躺在婴儿床上,洪亮的哭泣声此起彼落,他们是代孕宝宝,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中断世界各地的海陆空交通,身在其他国家的父母没有办法前往乌克兰接回孩子。大多数家长只能通过诊所提供的照片和拨打视频电话,才能见到朝思暮想的孩子。当地代孕中心拍摄51名新生儿的视频上传到网路,呼吁公众与政府重视代孕婴儿无人领回的困境。

乌克兰政府最终给予豁免,让11对来自阿根廷及西班牙的夫妇,经过强制隔离后与代孕宝宝会面,以作为纾缓当地代孕婴儿“囤积”的第一步。对此,乌克兰议会人权委员会专员丹妮索娃表示,应修法阻止外国人到乌克兰借腹生子。

>>印度

价格仅是美国的1/5 被称“婴儿工厂”

商业代孕在印度一度是合法的。在印度,包括人工授精、代孕费及在医院分娩的费用,大约只有英国的1/3和美国的1/5。正因价格低廉,让许多外国夫妇纷纷找上印度代理孕母。在2002至2015年间,印度一度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代孕旅游目的地,被称为“婴儿工厂”。

到2015年印度禁止商业代孕时,印度每年代孕产业产值可达到28亿美元,80%以上的客户来自国外。在鼎盛时期,全印度有多达3000多个生育诊所从事代孕工作。但在印度代孕产业蓬勃发展、政府监管不周下,许多代理孕母遭到压榨,甚至赔上健康和家庭。

印度穷苦妇女因代孕遭到不人道待遇而死亡的事件层出不穷,政府希望禁止商业代孕的法案能在今年通过。印度政府立法让商业代孕转向地下。

根据调查,外国客户在印度委托一次代孕,平均得付2.8万美元到3.8万美元,但代理孕母仅获得8000美元。她们将自己的子宫“出租”九个月,酬金比她们辛苦劳作一生赚得都要多。而在赚钱的背后,代理孕母必须承担被迫剖腹生产、大量的妊娠并发症及死亡等极大风险。 华商报记者 郭霁 编译

原创文章,作者:sqlhac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gwangpu.com/shiguan64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