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优贝贝助孕上海代生孩子中介

优贝贝助孕机构

“65万包成功,90万包生儿子。”“如发现胎儿发育畸形会让代孕妈妈打掉,客户只管‘收货’”近日,有记者暗访调查上海多家商业代孕公司发现,以代孕中介机构作为连接点,上下串联起的客户、代孕妈妈、医生、医院等多方,撑起了一条庞大的地下代孕产业链。这一调查再次将“代孕”这个一直处于灰色地带的产业推上舆论风口。(9月19日《南方都市报》)

长期以来,我国明令禁止代孕服务的开展,代孕的合法性未被肯定,但这并没有遏住代孕市场野蛮扩张的步伐,后者仅是由公开转入地下,由正规医疗机构变成非正规的中介机构。据了解,我国的代孕中介数量早已超过400家,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地下王国”,这些机构为掩人耳目,多以“健康咨询公司”进行工商登记,积累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庞大客户群,每顺利“制造”出一个健康婴儿,至少可获利20万元。

与旺盛需求和巨额暴利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代孕妈妈的权益难以保障。在我国普遍的司法实践中,代孕妈妈和委托代孕的父母或中介代孕机构之间签订的服务合同,被认定为无效合同,而更多代孕机构更是不会签署任何书面合约,一切建立在口头承诺之上。网上代孕妈妈招聘广告,也多以“高薪”“高级住所”吸引“代妈”,对其中风险只字不提。对于在服务期间胎儿和代孕妈妈可能出现的各种意外,则被视为可以“用钱摆平”的“商业风险”。以“代孕”为关键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自2012年来共有338宗与代孕相关的纠纷判决,且近两年呈快速增长之势,2020年仅前8个月就搜索到62宗。

倘说代孕是被一些人钻了法律空子,从而变成了一门游走在法律边缘的灰色生意,那么一些代孕中介明码标价承诺包生儿子,通过非自然方式选择胎儿性别,则违反现行生育政策,容易造成男女性别比异常。我国在2016年5月起施行的《禁止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人工终止妊娠的规定》明确,禁止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实施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人工终止妊娠,违法发布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或者非医学需要的选择性别人工终止妊娠广告的,由市场监管部门依据广告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罚。

地下代孕市场鱼龙混杂、乱象丛生,已然构成了一条不见容于道德与法律的灰黑产业链条,由此带来的伦理、法律冲突日益加剧。要斩断这条利益链,阻止这一行业的畸形繁荣,亟待监管层面的跟进和同步。相关部门既要从法律监管程序上,区分对待非法代孕行为和生育障碍患者渴望拥有下一代的心愿,又要对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加快立法规范,依法合规发展人工授精、胚胎移植在内的辅助生殖技术的同时,推动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条例》列入国务院立法计划,提高立法层级,加大对代孕等违法违规行为的惩处力度。此外,暗地提供取卵、移植、办证“一条龙”服务的医院与医生,僭越医疗行业的底线,透支了公众的信任,对于这些看不见的“帮凶”,也必须从严查处、以儆效尤,禁绝其与代孕中介的合谋之心。

原创文章,作者:sqlhac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gwangpu.com/youbeibei59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